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本站公告

丽江:人潮汹涌的天堂失乐园

来源: 作者:本站 当前位置 :主页>丽江游记>

  当我穿过许多人潮汹涌的街道,也找不到一个清静的角落,我终于想逃回去了,它只是个失乐园,剩下一个美丽的躯壳,延续游客对于浪漫的向往。

  有许多店铺,都挂着转租的招牌。也有朋友曾在丽江开过小店,每天看雪山,晒太阳,让我们这些朝九晚五上班的人,恨到牙根痒。然而他终于还是回去了,所以我想那些转租的招牌,是不是代表了一个个破灭的梦想呢。逃出一个桎梏,又奋然跳进另一个,如今的丽江,不就是城市的缩影吗?不要说你是为了做闲云野鹤,你肯象纳西族人一样,年里休息,放弃黄金周的商机吗。你肯不趁机提价,涨个几倍房钱吗。你不用辩解,我也可以谅解,我们都是从商业社会走出来的人,贴着急功近利的标签,终身不能洗净。

  在被外乡人占据的丽江,已经很难辨认出真正的纳西族人了。显而易见的,只有那些老太太。她们都有被岁月侵蚀的不成样子的脸,对于外乡人的侵掠,我想她们一定茫然不解,幸好她们还能结伴聊天跳舞,保持那种旁若无人的欢快姿态。她们穿的衣服,在人群中也很好分辨,象征披星戴月。她们恐怕是中国最勤劳的女子,包揽了内外一切活计,据说只有在年初一,才有让丈夫煮一只鸡蛋的权利。可是辛苦,并没有妨碍她们的幸福,大概我们都错了,我们爱去丽江,是因为一直以为,只有无所事事的懒散,才等同于幸福。

  朋友发来的短信,都是提醒我在丽江要抓紧艳遇。艳遇是什么呢,是欣喜若狂的相遇,和依依不舍的别离,然后从此,不必出现在彼此的生命里。我想我是没有艳遇的体质,从来没有期待过,萍水相逢的感情,总觉得回客栈泡杯奶茶,和在酒吧喝咖啡一样实际。可偏在昆明回上海的飞机上,遇到了`艳遇`的前辈,这么巧,在丽江的时候,朋友还念叨她的事迹。

  她在丽江的酒吧里,遇见一个唱歌的男孩,缠绵到一发不可收拾。现在她们结婚了,男的在上海学了音乐,却受不了上海昏暗的天气,还是要回去。我们遇到她的时候,她刚去过男孩的老家,他送她到丽江,然后她独自回去。

  我那样崇敬的看她,听她讲他的家乡。那是金沙江边的一个小村落,没有自来水,在露天洗澡,需要有人放哨。太阳出来的很早,落下去很慢,没有钟,不看表,时间是用来浪费的,日子漫长的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那里实在太偏僻,太遥远,她去结婚,却没有伴娘肯跟去,连我都快替她委屈了,然而她说着就笑了,全是不以为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