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本站公告

丽江泸沽湖--逃离这个慵懒的情爱天堂

来源: 作者:本站 当前位置 :主页>丽江游记>

  静静一个人,趴在朵朵家的窗台上,望着窗外的泸沽湖,象做梦一般,十天一晃眼就过去了。

  在丽江好不容易瞎转到汽车站,去泸沽湖票刚售完,我大骂一声直奔马路中央,睁大我的火眼搜索马路上的每一辆车子。十五分钟后搭乘上张师傅返宁琅的空车,是距离泸沽湖不远的一个县。对于一个买不到票而急得冒火的家伙来说,真是很幸运,何况又是专车把我送到宁琅。

  车子在雾里云里飘了五个小时进了泸沽湖,一小女孩拉着我边上裹着扎蓝头巾的帅小伙:叔叔,给点钱吧。蓝头巾指着我一本正经的说:叔叔身上没钱,钱都在这位阿姨那里。我晕倒,他说,这里女人当家。

  直奔里格村,远远的,我指着一幢最不起眼的木屋客栈问司机:这是朵朵家么?司机不解,你去过?我没去过朵朵家,是网络让我知道朵朵。跨进朵朵家的院子,帮着朵朵打理家的小兰说朵朵去昆明了,一周后回,有点失落。

  我太熟悉这里,朵朵的日记让我知道院里的井和栅栏是李浪成果,白色的大帆伞是朵朵从做生意的摊主收了拿回来的,摆在湖边的旧长木椅……现在竟然都在我面前。

  第二天7点。一群小伙子在朵朵家屋前喊着阿杜的歌:“闭上眼睛就是天黑……”而我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就是天亮。

  下午一场雨后,我唱着:采磨姑的老姑娘,拿着一个塑料袋……上山去采磨姑了,二小时后,得意归来,把磨菇递给小兰,让她晚饭做磨菇炖肉吃,小兰看了我摘的磨菇:“静静,你采的都是毒磨菇”“就没有一个能吃的?”我盯着磨菇恶狠狠地反复问小兰。小兰可怜的说:“是一个也不能吃的呀。”泸沽湖边便传来静静的一声惨叫!

  藏药是我去泸沽湖玩的另一个游伴。是个非常小资的上海小男人。因为和他在上海碰面时,他很小资的喝着咖啡与我聊西藏,在里格村里,他依然喝着要求小兰现磨的咖啡与我聊西藏。藏药极不情愿走,因为他刚成为里格村的名人。他能成为名人全靠当地的咣当酒,那天他喝的很干脆,当然他倒的也非常的干脆。咣当酒的后劲可真足,他从朵朵酒巴的桌上狂跳钢管舞,足以与专业者有的一拼,又从摩梭的煹火舞会满地追赶摩梭女,提着淹不死的命,雄纠纠地一脚湖水一脚牛粪的到扎西家去吃烤全羊,再晃着脑袋一路高唱着摩梭歌玛达米转悠里格村,就这样,藏药一夜成了里格村的名人。